博尔赫斯经典语录/名句

作者:博尔赫斯经典语录/名句 来源:未知 2020-11-19 11:13:48   阅读: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我给你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我给你一个从未有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你的肉体只是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 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我已死去的祖辈,后人们用大理石祭奠的先魂:我父亲的父亲,阵亡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死的时候蓄着胡子,尸体被士兵们用牛皮裹起;我母亲的祖父——那年才二十四岁——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亡魂。 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


死亡是活过的生命,生活是在路上的死亡。


人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


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使他觉得遥远的不是时间长,而是两三件不可挽回的事


房子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大,使它显得大的是阴影、对称、镜子、漫长的岁月、我的不熟悉、孤寂。


任何命运,无论如何漫长复杂,实际上只反映于一个瞬间:人们大彻大悟自己究竟是谁的瞬间。


世界会变,但是我始终如一,我带着悲哀的自负想道。


失眠是知道别人独睡时自己不该独醒,是渴望进入梦境而又不能成眠,是对活着和还将继续活下去的恐惧,是懵懵懂懂熬到天明。


没有比思考更复杂的享受了,因此我们乐此不倦。


你怯懦地祈助的 别人的著作救不了你 你不是别人,此刻你正身处 自己的脚步编织起的迷宫的中心之地 耶稣或者苏格拉底 所经历的磨难救不了你 就连日暮时分在花园里圆寂的 佛法无边的悉达多也于你无益 你手写的文字,口出的言辞 都像尘埃一般一文不值 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 上帝的长夜没有尽期 你的肉体只是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 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我写作,不是为了名声,也不是为了特定的读者,我写作是为了光阴流逝使我心安


多年来我弄懂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世界上任何事物都可能成为地狱的萌芽;一张脸、一句话、一个罗盘、一幅香烟广告,如果不能忘掉,就可能使人发狂。


像以往一样,我发现自己是个胆小鬼,因为怕失败而不敢大胆期望。


玫瑰即玫瑰,花香无意义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弱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望着孤月的人悲哀。 我给你我书中所蕴含的一切悟力,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过度的希望,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极度的失望。


我从小就接受了那些丑陋的东西,世界上本来就有许多格格不入的事物为了生存而不得不相互接受。


我滑下你的暮色如同厌倦滑落下一道斜坡的虔诚,年轻的夜晚像你屋顶平台上的一片翅膀。


在他的想象中,那些多梦的夜晚是他可以藏身的又深又暗的水潭。


凯尔特人也有一个故事讲的是两个有名的吟唱诗人的比赛。一个诗人弹着竖琴,从黎明唱到黄昏。星星和月亮爬上来时,他把竖琴交给对手。后者把琴搁在一边,站起身。前者认输了。


所有的人都从生活中得到了一切,但是大多数人自己却不知道。


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 上帝的长夜没有尽期 你的肉体只是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 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撇开我现在谈的话题,我想提一下一首诗,也许这是莱奥波尔多.卢戈内斯最好的诗句。毫无疑问,这是在地狱第五歌的启发下写成的。这是《幸运的灵魂》中的头四句,是1922年《金色的时刻》十四行诗诗集中的一首: 那天下午快到末梢, 我正习惯地向你说再见, 一种要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 让我懂得我已经爱上了你。


“庄子梦虎,梦中他成了一头老虎”,这样的比喻就没有什么寓意可言了。蝴蝶有种优雅、稍纵即逝的特质。如果人生真的是一场梦,那么用来暗示的最佳比喻就是蝴蝶。


"Yo no hablo de venganzas ni perdones,el olvido es la única venganza y el único perdón" 我不愿谈论报仇或原谅。遗忘就是唯一的复仇与宽恕!


因此,一切疏忽都经过深思熟虑,一切邂逅相遇都是事先约定,一切屈辱都是惩罚,一切失败都是神秘的胜利,一切死亡都是自尽。


人会逐渐同他的遭遇混为一体;从长远来说,人也就是他的处境。


我们生命中的每位过客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会留下自己的一些印记,也会带走我们的部分气息。我需要你,我生命之树的叶子,就像需要和平、爱与健康一样,无论现在还是永远。有人会带走很多,也有人什么也不留下。这恰好证明,两个灵魂不会偶然相遇。


黑夜里的你,拥有看不见的世界,和清晰的自己。


过去是构成时间的物质,因此时间很快就变成过去。


我心想,一个人可以成为别人的仇敌,成为别人一个时期的仇敌,但不能成为一个地区、萤火虫、字句、花园、水流和风的仇敌。


日子是一张琐碎小事织成的网, 遗忘是由灰烬构成, 难道还有更好的命运。


创作就是把我们读过东西的遗忘和回忆融为一体。


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读了《呼啸山庄》后曾给一位友人的信中说:“事情发生在地狱,但不知为什么全都是英国地名。”


我给你一个久久的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在所有人类的发明中,最令人惊叹的,无疑是书。其他发明只是人类躯体的拓展罢了。显微镜和望远镜是视觉的拓展;电话是声音的拓展;接着我们还有犁和剑,胳膊的拓展。可是书却是另一种东西:书籍是记忆和想象的拓展。


联系我们的不是爱而是恐惧,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如此爱你。


因为时间永远分岔,通向无数的未来。在将来的某个时刻,我可能成为您的敌人。


永生是无足轻重的;除了人类之外,一切生物都能永生,因为它们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永生地意识是神明、可怕、莫测高深。


拂晓时我仿佛听见一阵喧嚣, 那是离去的人群; 他们曾经爱我,又忘了我; 空间、时间和博尔赫斯已把我抛弃。


我徒劳地期待 入梦之前的象征和分崩离析。


你的不在就像无奈的石碑,将会使许许多多个黄昏暗淡。


世界本来就是迷宫,没有必要再建一座。


逐渐失明并不是悲惨的事情。那像是夏季天黑得很慢。


我应该相信还有别的,其实都不可信。只有你实实在在。你是我的不幸,和我的大幸,纯真而无穷无尽


一个非常老的男人背靠柜台蹲在地上,像件东西似的一动不动。悠久的岁月使他抽缩,磨光了棱角,正如流水磨光的石头或者几代人锤炼的谚语。


我是人人,我是无人.我是别人, 我是他而不自觉,他曾见过 另一个梦——我的醒.他评判着 他置身局外而且微笑。


一个人进入暮年时,会有很多回忆,但经常自动浮现于脑海的,大概也不会很多,这当中会有一张年轻的脸,和这张脸引发的灿烂的记忆,这张脸不一定属于妻子,也不一定属于初恋情人,它只属于瞬间。


人的记忆并不是一种加法,它是意义不明确的各种可能性的混合。


有个波斯比喻说月亮是时间的镜子.在"时间镜子"的佳句中,既有月亮的易碎性,又有他的永恒性.


我们轻易地接受了现实,也许因为我们直觉感到什么都不是真实地。


"He sospechado alguna vez que la única cosa sin misterio es la felicidad,porque se justifica por sí sola" 我偶而会猜想─ 喜悦是唯一不带神秘色彩的东西,因为它的依据源自于自己


我重新阅读了《附录与补遗》的第一卷,看到叔本华说一个人从出生的一刻起到死为止,所能遭遇的一切都是由他本人事前决定的。因此,一切疏忽都经过深思熟虑,一切邂逅都是事先预定,一切屈辱都是惩罚,一切失败都是神秘的胜利,一切死亡都是自尽。 我终于搞明白了,为一种宗教而死比终生弘扬它要简单得多。


西里西亚的安杰勒斯曾说,“玫瑰是没有理由的。”几个世纪后,惠斯勒又宣称:“艺术是自己发生的。”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觉得年轻人好像特别喜欢这种强说愁的感觉;他们几乎是竭尽所能地让自己愁眉不展,而且他们通常也都能得逞。


黑夜是一片比世界更大的云,是一个满身是眼的妖魔。


友谊有优于爱情之处,因为它不需要任何证明。友谊一旦建立起来,它便一无所求,它就会发展下去。


拂晓时分,我伫立在阒无一人的街角,我熬过了夜晚. 夜晚是骄傲的波浪;深蓝色的、头重脚轻的波浪带着深翻泥土的种种颜色,带着不太可能、但称心如意的事物。 夜晚有一种赠与和拒绝、半舍半留的神秘习惯,有黑暗半球的欢乐。夜晚就是那样,我对你说。 那夜的波涛留给了我惯常的零星琐碎:几个讨厌的聊天朋友、梦中音乐、辛辣的灰烬烟雾。我渴望的心用不着的东西。 巨浪带来了你。 言语,任何言语,你的笑声;还有懒洋洋而美得心醉的你。我们谈着话,而你已忘记言语。 旭日初升,我在我的城市里一条阒无一人的街上。 你转过身的侧影,组成你名字的发音,你有韵律的笑声:这些情景都让我久久回味。 我在黎明时细细琢磨,我失去了它们


后来他“死了”,他那淡淡的印象也就消失,仿佛水消失在水中。


存在是被感知,这是我们独特的世界观的原则、手段和目的。


拜伦……“她优美地走着,就像夜色一样。”


I offer you lean streets,我给你瘦落的街道, desperate sunsets,绝望的落日, the moon of the jagged suburbs. 荒郊的月亮, I offer you the bitterness of a man who has looked long and long at the lonely moon.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今天所记忆的,就是明天会遗忘的,就是未来无从追忆的。所以,清醒恐怕是另一场梦,梦见自己并没有做梦。而睡梦不过是夜夜归来的死亡


越是无所顾及,越能让人相信这不是骗局;越是明目张胆,越不会露出马脚。


卡夫卡的命运就是把各种各样的处境和挣扎化为寓言。他用清澈的风格来写污浊的梦魇……他是犹太人,但就我所知,其作品中从未出现过“犹太人”这个词。他的作品不受时间限制,或许更是永恒的。


我寻找自己的真实面貌,世界形成之前它已形成。


他认为时间有无数系列,背离的、汇合的和平行的时间织成一张不断增长、错综复杂的网。由互相靠拢、分歧、交错,或者永远互不干扰的时间织成的网络包含了所有的可能性。在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并不存在;在某些时间,有你而没有我;在另一些时间,有我而没有你;再有一些时间,你我都存在。


与其说灵魂寻找通向地狱或天堂之路,不如说灵魂把自己变成天堂或地狱。


语句,被取代和支离破碎地语句,别人的语句,是时间和世纪留下的可怜的施舍。


荒漠既是真实的存在又具有象征意义。它空无一人,英雄正等着人群出现。


有家报纸曾登过一副丑化他的漫画,克尔凯郭尔对自己说,他一生的真正目的也许就是为了引出那幅画来。帕斯卡显然着意挽救自己的灵魂;克尔凯郭尔却说:“如果末日审判之后,只有一个人被罚入地狱,而那个人恰好是我,我将在地狱里赞美上帝的公正。”


棋子们并不知道其实是棋手 伸舒手臂主宰着自己的命运 棋子们并不知道严苛的规则 在约束着自己的意志和退进 黑夜与白天组成另一张棋盘 牢牢将棋手囚禁在了中间 上帝操纵棋手,棋手摆布棋子 上帝背后,又有哪位神祗设下 尘埃,时光,梦境和苦痛的羁绊


我不知道这种忐忑不安的日子持续了多久。你的已经去世的父亲有一次对我们说,金钱是可以用分或者比索计算的,时间却不能用日子计算,因为比索都是一样的,而每天甚至每一小时都各不相同。他说的话我当时不太懂,但是一直铭记在心。


假如我们看出一首诗表达了某种渴望,而不是叙述一件事实,那首诗就是成功之作。


衰老和恐惧也许误导了我,但我认为独一无二的人类行将灭绝,而图书馆却会存在下去:青灯孤照,无限无动,藏有珍本,默默无闻,无用而不败坏。


假如你像个男子汉那样战斗,你就不会像条狗似的被人绞死。


时间是一条令人沉没的河流,而我就是河流;时间是一只使我粉身碎骨的虎,而我就是虎;时间是一团吞噬我的烈火,而我就是烈火。


上帝同时给我书籍和黑夜,这可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我这样形容他的精心杰作,且莫当成是抱怨或者指斥。 他让一双失去光明的眼睛主宰起这卷册浩繁的城池, 可是,这双眼睛只能浏览那藏梦阁里面的荒唐篇什, 算是曙光对其追寻的赏赐。 白昼徒然奉献的无数典籍, 就像那些毁于亚历山大的晦涩难懂的手稿一般玄秘。 有位国王傍着泉水和花园忍渴受饥, 那盲目的图书馆雄伟幽深,我在其间奔忙却漫无目的。 百科辞书、地图册、东方和西方、世纪更迭、朝代兴亡、经典、宇宙及宇宙起源学说, 尽数陈列,却对我没有用场。 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贫穷是难以忍受的,富有是庸俗的最不舒服的形式。


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像循环小数 在下一次循环中回归;但是 我知道有一个隐蔽的毕达哥拉斯轮回 夜复一夜地把我留在世上某个地方。


文学不能给你生气,但可以给你疗伤,文学让人内心更柔软有弹性,吃得起亏,容得下苦。因为所有文学作品都在讲一个故事“人生是苦的”


你会反驳说,现实不一定非有趣不可。我的答复是,现实可以不承担有趣的义务,但不能不让人作出假设。


阴谋诡计与时间永恒的错综交织。承认吧,无论做了什么选择,事情依然有无数种可能,我们只是走出迷宫的一种途径而已,依然有无数种途径,但结局只有一个:死亡,也许它是终点,也许只是一个虫洞通向另一个起点


他已经不再相信自由意志,而是喜欢重复卡莱尔的这句名言:“世界历史是我们被迫阅读和不断撰写的文章,在那篇文章里面我们自己也在被人描写着。”


一个人命令听从他的人做一件事,下命令的人死了,另一个人至死一直在做那件事.


上帝操纵棋手,棋手摆布棋子上帝背后,又有哪位神祗设下尘埃,时光,梦境和苦痛的羁绊。


我从怯懦中汲取了在关键时刻没有抛弃我的力量。我预料人们越来越屈从于穷凶极恶的事情;要不了多久世界上全是清一色的武夫和强盗了;我要奉劝他们的是:做穷凶极恶的事情的人应当假想那件事情已经完成,应当把将来当成过去那样无法挽回。我就是那样做的,我把自己当成已经死去的人,冷眼观看那一天,也许是最后一天的逝去和夜晚的降临。


我以忧郁的自负这样想:宇宙会变化,而我不会。


“我那时候喜欢的是黄昏、荒郊和忧伤,而如今却向往清晨、市区和宁静。”


据说人们生下来不是亚里士多德式,便是柏拉图式。这等于说,任何抽象性质的争辩都是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论争的一个片断。


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属于全世界,你们在进来之前已身在其中,你们在离去之后仍身在其中。


上天给了我浩瀚的书海,以及一双看不见的眼睛。 即便如此,我依然暗暗设想 ,天堂,就是图书馆的模样


愿你所有的日子,都比不上明天的光辉。


祖哈伊尔说,经历了八十年的痛苦和光荣之后,他多次看到命运像一头瞎眼的骆驼那样突然把人们踩得稀烂。


叔本华临终之前对爱德华·格里塞巴赫所说的话,就足以说明问题了。他说:“如果有时我感到不幸,那是因为糊涂和错误所致。我会把自己看做是另外一个人,例如,看做是一个得不到替补职位的替补者,一宗诽谤案的被告,一个被心爱的姑娘小看的恋人,一个不能走出家门的病人或另一个像我一样遭受同样苦难的人。我不像他们那些人,这种不幸至多是我穿旧丢弃的一件衣服的布料而已。我究竟是什么人呢?我是《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一书的作者,我是曾经回答过什么是‘是’这个谜而引起未来世纪思想家关注的人。这就是我。在我有生之年,哪一个人敢对我持有意义呢?”


时间永远分叉,通向无数的未来。


所罗门说:普天之下并无新事。正如柏拉图阐述一切知识均为回忆;所罗门也有一句名言:一切新奇事物只是忘却。


“荣耀归于不朽的神,他手里握着无限宽恕和无限惩罚的两把钥匙。”


梦像黑水一样把他淹没了。


假若我们知道什么是时间的话 那么 我相信 我们就会知道我们自己 因为我们是由时间做成的 造成我们的物质就是时间


我希望时间会变成一个广场,照相机只是一个让我的所思暂时安生的处所,一个压扁的铁皮罐子。时间的广场可以容纳很多意外。时间之外的一切,也许只是多余的忧愁。


叔本华说一个人从出生的一刻起到死为止所能遭遇的一切都是由他本人事前决定的。因此,一切疏忽都经过深思熟虑,一切邂逅相遇都是事先约定,一切屈辱都是惩罚,一切失败都是神秘的胜利,一切死亡都是自尽。我们的不幸都是自找的想法是再好不过的宽慰;这种独特的神学向我们揭示了一个隐秘的旨意,奇妙地把我们同神混为一谈。


叔本华提出了一个是所有人都永远感到困惑的表白:“世界是我的表象。信奉这条真理的人不承认有一个太阳、一个地球,只承认一双看到一个太阳的眼睛、一只触摸到一块土地的手。”也就是说,对唯心主义者叔本华来说,人的一双眼睛和一只手比太阳和大地更加真实,更加本质。


丁尼生说过,假如我们能了解一朵花,我们就知道我们是些什么人,世界是什么了。他或许想说,事物不论多么细微,都涉及宇宙的历史及其无穷的因果关系。他或许想说,可见的世界每一个形象都是完整的,正如叔本华所说,每个人的意志都是完整的。神秘哲学家认为人是微观宇宙,是宇宙的一面象征性的镜子;按照丁尼生的说法,一切事物都如此。一切事物,甚至那枚令人难以容忍的扎伊尔。 唯心主义者说,浮生着梦,"生"和"梦"严格说来是同一个词;我将从千百个表面现象归为一个表面现象,从一个极其复杂的梦归为一个十分简单的梦。别人也许会梦见我发了疯,而我却梦见扎伊尔,当世界上所有的人日日夜夜都在想扎伊尔,那么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是世界还是扎伊尔?

分享给小伙伴们:
博尔赫斯经典语录/名句: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成语常用网 > 成语荟萃博尔赫斯经典语录/名句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我们的骄傲
博尔赫斯经典语录/名句相关文章
  • 江韦良微博 江韦良微博名头像、江韦良微博语录

    江韦良微博 江韦良微博名头像、江韦良微博语录

  • 佛语爱情经典字句

    佛语爱情经典字句

  • 好看的游戏英文名字 经典游戏英文网名

    好看的游戏英文名字 经典游戏英文网名

  • 经典2019qq搞笑日志_搞笑日志

    经典2019qq搞笑日志_搞笑日志